浙江体彩网-手机版

                                                              来源:浙江体彩网-手机版
                                                              发稿时间:2020-07-04 11:39:39

                                                              表演权与信息网络传播权、广播权等均属于并列的著作财产权类型,区分各项权利类型的关键,取决于传播运用的途径和技术手段,并非重在是否进行了演绎。表演权控制的是以“活体表演”或“机械表演”形式进行公开传播的行为,而非只要对作品进行了表演就一定落入表演权的控制范围。

                                                              被告斗鱼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赔偿原告麒麟童公司经济损失37400元和律师费支出12000元;驳回原告麒麟童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被告反驳的理由虽存在可能性,但均非一般合理情况下的通常状态,在此种情况下,应由被告就上述反常的使用行为进行举证。

                                                              涉案传播途径的关键在于通过网络公开直播,应与定时播放、实时转播等其他网络直播行为在权利划归上保持一致,故法院认定,在直播间中表演并通过网络进行公开播送的行为,应纳入著作权法第十条第(十七)项规定的其他权利的控制范围。

                                                              我不认为新近爆出的这些冒名顶替上大学案会冲击人们对高考制度的基本信赖,然而每一起丑闻又都是警钟,我们没有权力对它们置若罔闻。对任何侵蚀高考公平线的企图都须零容忍,穷追猛打,这是整个中国社会的共同态度。随着直播网站的兴起,主播在直播间中利用音乐、视频资源进行表演的情形不断增多。

                                                              在民事诉讼中,负有举证责任的一方当事人需举证到高度盖然性的程度即可,民事事实的证明标准不苛求达到排除一切合理怀疑的程度。

                                                              目前被告未就存在上述非正常行为及可能存在的行为人、其曾就上述行为寻求救济等事实进行举证或进行合理说明,故被告关于存在非正常使用行为的假设的反驳意见,不足以推翻上述待证事实存在的高度可能性。故法院认定涉案网络主播曾在斗鱼网站直播间中对涉案歌曲进行相关表演的事实。

                                                              一、其他平台取证的直播视频,载有“斗鱼”水印,是否能推知直播行为产生于斗鱼直播间?

                                                              二、主播在直播过程中未经权利人许可演唱歌曲的行为,是侵犯表演权还是其他权利?

                                                              二是虽然看来大部分冒名顶替案都是双方知情的交易,但其中的很多情形,尤其是第二类情况中的大多数并非在伦理和社会学意义上是公平的。可以想见,因为种种原因主动放弃被录取的那些孩子,他们中一部分人的家庭境遇在社会上是处在比较弱势位置的。表面的“公平交易”折射的仍然是当时条件下的社会不公平。